机械设备_机械设备网_中国机械设备网

机械设备_机械设备网_中国机械设备网

http://www.china198.com

菜单导航

SIGO:二手矿机买卖生意经

作者: 中国机械设备网 发布时间: 2019年12月06日 09:29:39

      SIGO调侃上一秒的买家,下一秒的卖家,SIGO表示唯有矿工是他们统一的称谓,SIGO指出产出BTC的矿机则是交易核心标的。SIGO认为不管是经销商,还是矿场主,不管是职业销售,还是一线矿工,在二手矿机买卖这道门里,身份都因自身矿场规模、币价、电价、政策、减半,机器迭代等因素的影响而自由转换。这是一门生人初入踩坑,熟人间倒手获利,且强烈依赖币价的生意。

老陈不仅是资深矿工,也为别人管理过矿场。风光时,他负责整个矿场启动和运维,带着50人运维团队,工程机械设备,管理接近4万台矿机,合计产出比特币6000多枚。从矿场建设、技术采购、运维人员培训、维护算力稳定、跟矿池谈合作,再到收益币增值,老陈对全流程都了然于胸。

矿圈4年,穿越牛熊,如今他选择转型。

前不久,老陈加入了一支量化基金团队做网格交易员,挖矿逐渐成为副业。「挖矿这个行业对币价依赖太强,波动大点,矿机就可能面临关机,收益很不稳定,尤其像我这样的散户矿工,资金资源都有限,扛不住大波动。现在国家政策又这么紧,根本没能力继续挖。」他感叹。

由于对二手矿机市场的熟悉,老陈也有过倒卖二手矿机赚点钱的想法。但碍于高额的囤货成本、仓储看管难问题,就放弃掉了。他说,「市场不好,容易砸手里,不囤货还无法及时满足客户需求,不如炒币省心。」

其实,老陈的转型在某种程度上暴露了散户矿工在矿圈的生存现状。行情好时,动力十足,行情差时,要面对资金和心理上的双重压力。不仅如此,还要考虑减半、政策、电价、币价、机器迭代等诸多不确定因素,劳心费神,还可能赚不到钱。

相反,拥有充足资金和广泛人脉的规模化机构,显得更具竞争力,因为他们有能力抵御上述风险,也有实力去争夺算力,矿业的核心竞争力。

「你们新入机器了吗?」同行在电梯里问。「还没呢!有时间聊。」小安走出电梯间,向自己任职的基金公司走去。这栋楼里有不少投资基金,基本都有布局矿业。正如杨东所言,挖矿的年化收益将吸引许多投资基金入场。

小安任职的公司2017年进入区块链行业,曾徜徉在爱西欧浪潮里,那时到处都是激动人心的故事和看似触手可及的财富。

然而,短暂狂欢后,比特币行情触底3000美金,有人扛不住离场,有人悄悄抄了底。「虽然不像传闻那样,论斤出售二手矿机,但当时市场的确很熊,买方有议价权。我们不仅收了10000台二手矿机投资超过500万,还抄底了一波比特币,年中的时候行情回暖,卖了一部分比特币和矿机,赚了4倍左右。」

当时抄底二手矿机,小安做了不少功课,与杨东一样都是通过熟人购入,机器质量、功耗等都和卖家描述的相差无几。「虽然通过熟人购买价格会稍微高点,但钱不是一个人赚的,学会在办事的同时打开人际圈挺重要的,毕竟做生意离不开人情世故。」他坦言。

不过,在托管时却发生了一些小插曲,比如矿场停电或电力不稳定造成的关机,算力被运维人员偷偷切走等,好在矿机数量较多,整个体量较大,这类小损失都被归为摩擦成本,忽略不计。

试想,如这类小插曲发生在散户矿工身上,影响势必会放大,所谓摩擦成本就可能让一个小矿工破产。

相反机构型矿工就扛得住,这或许就是资本的力量,貌似也只有它才能在算力需求日渐攀高的挖矿行业中分得一杯羹,也许矿业江湖正在资本化,亦或是它很快便会沦为资本江湖。

小安透露,许多上市公司和投资机构很早就在布局挖矿业务,只是没有做对外宣传,机构型矿工已成趋势,散户矿工的生存的确堪忧。

诚然,二手矿机买卖是一门赚钱的生意,未来也还会吸引投资者前赴后继而至,但上述迹象也在表明在未来,这不会是一门值钱的生意,因为几乎没有人可以看到其产出比特币之外的价值。

「机器又降价了,您还打算入手吗?现在10台以上我们老板给抹零头哦!」发完这段话,销售陆远打开了这位还没成单客户的微信朋友圈,默默点了赞,此时,同行们的新一轮价格战再次悄然而至。

声明:本媒体部分图片、文章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与我联系删除。